陈累一路冲到了VIP病房的走廊门口。

    李雨泽正在长凳那里休息,一见陈累急匆匆跑出来,也没问什么原因,起身跟着陈累就往楼梯口跑。

    电梯在3层,两个人没时间等电梯上来,直接从楼梯硬跑下了20层,等他们跑到医院大楼外面时,已经能听到远远传来的警笛声了。

    好在门口就停着好几辆出租车,两个人坐上了车,李雨泽立刻对司机说:“去机场!”

    司机倒是什么都没问,直接开车往机场的方向走,在开到路口的时候,刚好和迎面开来的两辆警车走了个对脸。陈累和李雨泽并没有表现出任何的惊慌,就像平常一样,淡定地坐在车里。警察只知道医院里出了事,还不知道“凶手”的长相,所以与陈累他们擦身而过,却并没有下车拦阻。

    出租车离开了医院区域,很快走上了机场高速,但还没等车子开到机场,李雨泽就让司机在高速的一个岔路口停了下来,然后两个人下了车,徒步转进小路,朝着高速路旁的城郊村前进。

    一边走,陈累一边将事情的结果跟李雨泽说明了一番。

    李雨泽一点都不吃惊,听完之后便点头说:“六人议会看来是做出新决定了,又是一举两得,彻底封了陈永康的口,还可以借刀杀人,现在全国的警察都是他们的‘帮凶’了。”

    “那个瘦高个的,估计就是血鹰本人,我看见他的脸了,如果再见到,我绝对能认出他来!”陈累愤恨地说。

    “见到他也没用,他是听命令办事的杀手,而且现在这情况,他也不可能再露面了,当务之急还是想办法离开海北。现在机场、车站、还有高速路口都不能走了,城市里到处都是监控,都被天网覆盖,现在只能从山里走,想办法去仙履岛,在那边联系安娜。”李雨泽说。

    “安娜?那个404部队?”陈累问。

    “对!”李雨泽用力一点头,“我知道你不愿意加入他们,但是就算我能想办法帮你逃到国外,那你报仇的事今后都不用指望了,六人议会里面肯定有不少人是在国内的,你很快就会被通缉,在这种状况下你根本没办法在国内活动,要是你还打算报仇,就只能利用404部队的资源,他们没有国际、不输入任何政府,是不存在的。”

    陈累默默地听着,没有应声,但心里清楚,眼下就只有这条路可以走了。

    沿着林间路走了一个小时,两人来到了一座山脚下的村庄。村子里没有什么像样的交通工具,但总算可以讨口水喝。

    两人找村民买了点吃喝,打包背在身上,然后继续徒步翻山,到了晚上总算是走出了北海的地界。

    第二天清晨,两个人发现了一座树林里废弃的狩猎小屋,就去里面吃了东西、补充水分,然后躺下小睡了一会。等缓好了精神,两人又继续出发,还是翻山越岭,再找一些荒凉的村子暂时落脚,进行补给,完全不敢走大路、更不敢去人多的地方。

    就这样坚持着走了一个多星期,两人总算是绕到了滨海,-->>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