钱思哲在石星仁的办公室里与石星仁坐了好半天都没有说话,两人手里都端着一杯茶水,但谁也不去喝它。

    碎尸案宣告侦破了。经过对胡传伟的审讯,胡传伟对犯罪事实供认不讳,碎尸案大白于天下。金海湾洗浴城开业后,由于紧邻永泰洗浴中心,并且永泰洗浴中心所处的位置比金海湾洗浴城要优越得多,生意也就没有永泰洗浴中心那样红火,于是胡传伟带人故意在永泰洗浴中心里面闹起事端,想把永泰洗浴中心挤垮。在将永泰洗浴中心的许贵生等几名员工打伤后,派出所处理案件的决心很大,先行拘留了胡传伟手下的几个打手,胡传伟很是恐慌,立即四处活动,并找到永泰洗浴中心受伤员工中伤势最重的许贵生,经过作许贵生的工作,许诺待他伤好后给他安排重要的工作,给予优厚的待遇,同时拿了一笔钱给许贵生,将许贵生收买了过来,于是许贵生在伤口刚拆线两天就突然从医院失踪,许贵生的病历资料也被胡传伟通过医院的职工弄了出来销毁了。在许贵生突然消失后,倪永泰曾安排人到许贵生家里去了两次,许贵生家人都说他没有回来,而倪永泰去医院找许贵生的病历也没有找到,为了能打赢这场官司,于是倪永泰伪造了另一个员工受伤的病历资料。而许贵生在家里呆到大年初一过后就给胡传伟打了一个电话,问什么时候能上班,胡传伟答复他说什么时候来都可以。初三那天许贵生就搭乘公交车到了城里,找到了胡传伟后,胡传伟将许贵生送到了盛大制药园。胡传伟伤后不久,身体虚弱,哪里受得了这种高强度的强制劳作,几天后在一个晚上从大通铺起来到厕所方便时想攀越围墙逃跑,被闻讯赶来的保安抓获,保安出手过重,当场就将许贵生打死了。胡传伟接到报告后就策划并组织当晚当班的几个保安实施了这起碎尸案件。

    而将胡传伟攻翻后,胡传伟为了能减轻自己所受到的刑罚处罚,就交待了一些公安机关没有掌握的犯罪行为,自然而然地将高仓能投毒的事情抖了出来。

    当这起碎尸案件成功告破之后,石星仁被提任了。石星仁的提任虽然在领导层的研究中很费周折,但在市局局长强真的一再坚持下还是促成了石星仁得到提拔。

    今天是石星仁副局长离开这个分局到另一个分局任局长的时候。石星仁能到另一个分局去任主官,钱思哲很为他高兴,但石星仁的离去也使他感到惆怅。

    何天宇进入办公室后打破了室内的沉静。钱思哲疑惑地盯着何天宇。

    石星仁笑道:“这小何呀也真是的,他嫌公安的收入太低了,跑到盛大公司去开了一段时间的车,现在盛大公司被查处了,他又想回公安来上班了,呵呵,我现在要把他带过去给我开车呢。”话虽这样说,但从石星仁的口气中却看不出一丝对何天宇的埋怨。

    钱思哲随口说了声“哦”就突然打住了,然后若有所思地冲着石星仁笑了笑。他好象终于明白了为什么石星仁这一段时间来对盛大公司的情况了如指掌的道理了。

    “嘿嘿!”何天宇也憨厚地笑了起来,露出了口中一排整齐的白牙。

    “今天就要走吗?”钱思哲问道。

-->>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