郝建东说:"好了,大家都到齐了.我把大家召集过来,就是想就海建集团问题研讨研讨.这次海建集团事件,给了我们很多的经验教训,我们要好好的总结一下.”

    于前说:"我个人认为,这次海建集团事件的爆发,是我们对国有事业单位改制后,各种矛盾的总爆发,有其内因,也有其外因.内因自然是管理问题,股份设置问题,等等,外因,就是有一些公司之间相互的出资收股,使一些人得到了很现实的利益,还有一些公司,几个董事举举手,就把董事长给免了,也有的公司,董事长自己就可以把董事给免了,所有这些,都是导致海建集团事件发生的间接的原因,也就是外因.”

    成万江说:"我觉得,对海建事件,应该正确的看待.这个事件的发生,既是坏事,也是好事.坏事就不必说了,说它是好事,主要有两点,一是既然内部有了矛盾,早爆发总比晚爆发要好.如果再沉几年爆发,那结果就更难预料.二,说明现在的人们都懂得利用法律来维护自己的权益了.当然,他们还并不完全了解法律,但是,从中可以看出他们的这种欲望.”

    赵明远说:“这个国有企事业单位改制啊,我认为就象是嫁出去的女儿,尽管娘家人管不着了,但娘家人还得给女儿以关心和爱护,不能说就啥也不管了."

    李密说:"我觉得领导们说的有道理.我想要说的是,海建集团这次矛盾的爆发,也不能仅仅去埋怨企业里的人员,作为政府部们,是不是更应该好好的总结一下?有人说的好,假设改制前的“国有企业”是“原材料”,“改制后公司”是“产成品”,那么这个新产品的“生产厂家”应该算谁?“售后服务”应该由谁来做呢?我觉得,应该由我们来做.但在实践当中,我们做了吗?或者说,我们做的够吗?”

    大家都沉默不语,都在玩味李密这几句话的含义.

    正在这时,秘书进来把郝建东叫了出来."什么事?这么急,没见我正开会吗?”郝建东不很满意的说.

    秘书把手机给他,小声的说:"是市公安局单局长电话找你,他说有重要情况和你汇报.”

    郝建东接过手机:"喂,老单,什么事?’

    单局长在电话里说:"郝市长,我有一个重要情况和你汇报一下,经过吴剑他们的调查了解,我们现在可以肯定高玲是被人故意谋杀的.,我们现正在全力缉拿这次事件的主谋栗海."

    郝建东激动的问:"你确定吗?”

    单局长说":确定.”

    “背后还有主使人吗?"郝建东问.

    “这个,很难说,只有抓到栗海才能进一步的调查了解."单局长说.

    "好,好,我命令你,一定要把栗海给我抓住了!”

    单局长说:"请你放心,我们一定会很快抓住他的.他跑不了.”

    郝建东的手因激动而哆嗦,两眼湿润,他自言自语的说:"小玲,我一定要把害你的凶手给找出来.”

  -->>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