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为,我们已经插入了深层的生物链。假如我现在把眼前分析的困境讲述出来,女人们怕是要吓得吃不下饭。

    想逃避海魔号,首先需要桅杆和充足的食物,至于凭借运气,在良好的夜空下悄悄逃离岛屿,便更不以我们的意志为转移。

    从对岸森林的边缘,捡回一只猎中的狐猴都险些丧命,很显然,这里的食物链条极端紧凑。而我们的大船,抛锚在河流中央,纵使有百米长的甲板,可以上来散步,或呼吸新鲜空气,却是一种伪善的自由,困在大河中央的甲板,已经成了一张斗笼的底盘。

    我们需要食物,需要木材,需要时间,这些用来活命的重要东西,就在我们四周,看得见打得到,却取不回。好比小孩子面对一堆糖果,每伸手想拿一颗时,便有一把锋利的朴刀抡砍下来;倘若小孩子始终用一条胳膊去尝试,去激进的冒险,后果可想而知。

    现在,我伏在生物链上争取着时间,再利用极短的时间,培养出额外的两名狙击射手,形成保护和反击之势,直到取得足够的“生命糖果”,逃离这沦陷性命的生死轮盘。

    没人知道,我深渊般阴暗的内心世界,一直有一双向上攀爬的血手。“你的真身浸泡在北冥的瑶池,那里有十二只鲲鹏守护,他是一个两面体,有多少善良就有多少邪恶。”这是在泰国时,一位扎童替我占卜时所讲。

    宗教是一种信仰,也是我逃避内心痛苦的一个世界,但那混沌的忘世,并不适合我。所以,直到现在,我仍参不透占童这句话,至于北冥和鲲鹏,只在古老而神奇的中国传说里。

    我的心灵也有一双眼睛,可它浸泡在无边的黑暗与迷惘中,我靠仅有的一丝缝隙呼出痛苦,让那双攀爬的血手不坠落。

    一旦哪天我肉身消亡,伊凉和芦雅便是我播下的火种,能否燎原我不知道,但女人们生存下去的希望不会泯灭。

    同时,我的意志和精神会得到继承,就像我千辛万苦爬出地狱,只为高喊一声自由,哪怕重新坠回深渊,我也心恨了无痕
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