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黎国事,小王已经安排好了,陛下宽心。”叶烛阴仿佛早已下定决心:“为表小王臣子之心,只要陛下同意,九黎随即献上故土战象一万,小王亲自为陛下操练出一支战象大军,以赠陛下。”

    “窸窸窣窣……”大殿上顿时充满了嘈杂的耳语,大家都在疯狂讨论着九黎国这莫名其妙的慷慨。

    “咳。”太宗又一声干咳,朝堂重归宁静:“卿如此重礼,朕怕是受之有愧啊,莫不是,爱卿有何想要朕赏赐之物?”太宗想把话说明白,卫心听到了太宗这么说,脸也是红一阵白一阵,生怕叶烛阴讨要那份“礼物”。

    “陛下隆恩于九黎,九黎早就想报答大齐之恩泽了,小王深知覆巢之下焉有完卵的道理,若齐衰,当然这是不可能的,只是假如,那我九黎也定然无法独存。不过小王也确实有那么一丝私心……”叶烛阴头头是道,说得满朝文武连连点头,去细细琢磨的就只有太宗、卫心和卫磐三人了。

    “有何私心啊?”太宗更关心这个“私心”为何物。

    “那便是横刀立马,在巍巍青史上留下一笔。”叶烛阴微笑着再次俯身行礼,结束了自己的发言。

    如此再拒绝,便显得大齐皇室太过小气了,太宗只能告诉自己这是一件好事了:“九黎王仁义无双,可盖天地,朕准了,敕封九黎王叶烛阴为滇国公、平北将军,加九锡,任战象军总指挥,副领北境军事。”

    “谢主隆恩。”叶烛阴叩拜于地:“只是,这九锡还望陛下收回成命。”

    “为何啊?”太宗起身俯视着跪在地上的叶烛阴。

    叶烛阴并未起身,头依然贴在地上:“九锡,大功之臣可受,小王乃一偏地藩王,叶家也是有大齐蒙荫方苟活至今,九锡对于我九黎是僭越,小王断不敢受,还望陛下成全。”

    太宗这个九锡的“陷阱”被叶烛阴挡下,于是太宗再次试探:“九黎王已至壮年尚未婚配,莫不是想让朕为卿做这媒人?”卫心听到了这番话狠狠地瞪着太宗,只不过太宗背对着长公主看不到长公主那可怕的眼神。

    “如今虽天下一统,但是还有很多是陛下,也是我们臣子需要做的,儿女私情,可暂放一边,天下安定,让更多的百姓成了家,更为重要。”叶烛阴抬起了头,义正言辞。

    太宗的试探被叶烛阴挡了回来,太宗内心也是暗暗称奇:“九黎王忠勇,朕心佩之,那朕就换个封赏,赏九黎王叶烛阴布千匹,金万两,曌京宅地任卿挑选,挑中了,朕亲自派人为卿设府。”

    “谢陛下,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叶烛阴再度叩拜,而在叩头的一瞬间,卫心发现了叶烛阴的目光。

    盯着自己……

    绝没有那么简单。

    ……

    “诶诶诶~皇姐皇姐,朕现在好歹是一国之主,松手。”

    “长熙知道陛下翅膀硬了,要不然刚才在那天启殿上怎么敢给叶烛阴说媒?!”卫心阴阳怪气,手上也没准备停下。

  。
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